歡迎來到 - 康瑯閱讀網 !    
當前位置: 首頁 > 散文精選 > 經典散文 >

那些年錯過的愛情經典散文

時間:2020-05-10 08:17 點擊:
【1】那年夏天,樹下刻愛的暖金色少年。 又是一個夏。知了在樹下不遺余力地叫著:知了,知了。微風吹過,樹葉沙沙作響,油亮茂密的樹葉遮住猛烈的陽光。細碎的陽

  【1】那年夏天,樹下刻愛的暖金色少年。

那些年錯過的愛情經典散文

  又是一個夏。知了在樹下不遺余力地叫著:知了,知了。微風吹過,樹葉沙沙作響,油亮茂密的樹葉遮住猛烈的陽光。細碎的陽光順著縫隙瀉下,微光中,一個少年正用小刀很用力地刻著三個字,臉上露出淡淡地笑。

  少年約莫著8、9歲的光景,可是臉上的稚氣已經全無了。細碎的陽光順著少年頭上的樹木灑下,遠處來看,一片暖金色。

  正在這時,兩個穿著粉紅色的小女孩牽手跑了過來。兩個小女孩梳著高高的馬尾辮,額前的劉海隨著奔跑已經沾濕了幾分。

  “清舞,清吟,你們怎么來了?”少年有些慌亂地把小刀藏入口袋,用身子遮住剛剛刻字的地方,好似那是個秘密,不想讓人察覺。

  清吟感覺周睿軒今天有些怪怪地,不自覺地朝著他身后看去,問:“軒哥哥,你在這兒干什么呢?”

  周睿軒足足比6歲的沉清舞、沉清吟倆姐妹高出一個頭,他用身子遮擋著后面的字,有些慌亂地笑著說:“呵呵,軒哥哥在這里曬太陽呢,這都到中午了,你們是來喊我回家吃飯的嗎?”周睿軒和沉家兩位姐妹從小就是鄰居,這種情況很是平常。

  “嗯,是吖。我們是來喊軒哥哥回家吃飯的。”清舞一想到來的“任務”,也就忘了別的了,笑得甜甜地脫口而出。

  “嗯,那我們回家吧。”周睿軒一手牽著一個,往家的方向走去。

  他心里大大地噓了一口氣,還好剛才沒被兩個小家伙看見。嘿嘿,不知道這個秘密她什么時候才看得見呢。想著他往身后的樹木看了一眼,嘴角往上揚成陽光的弧度。

  周家。

  “睿軒,你過來一下,有事跟你說。”吃完午飯后,寧桐把周睿軒喊到一邊。

  “媽,怎么了啊?”周睿軒有些奇怪,媽媽的語氣從來沒有這樣嚴肅過。

  “嗯。。。就是,爸爸的公司賺了錢,在城里給我們買了大房子,他說下午就來接我們去城里。”寧桐說著露出了期待的笑。

  周睿軒沉默了。

  寧桐見他沉默,繼續勸說道:“睿軒,去大城市不是你一直期望的嗎?如今可以了,怎么不開心?”

  周睿軒開口:“媽,那只是小時候的愿望了。現在,不想了。”

  寧桐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說:“我知道你舍不得清舞和清吟那兩個丫頭。媽答應你,等去了那邊安定了,就把她們接過去玩好不好?”

  見形勢已經不可逆轉了,周睿軒只得頷首。

  下午。沉家門口。周睿軒和清吟在告別。清舞一聽說周睿軒要走,躲在屋子里一個人偷偷抹眼淚,怎么也不肯出來跟他告別。

  “軒哥哥,你這回走了會不會再回來啊?”清吟在一旁拉住周睿軒的手,小聲地問。

  “嗯,會的。以后有機會軒哥哥會回來看你和清舞,也會把你們接過去和我一起玩的。”周睿軒看著滿臉不情愿的清吟,堅定地說。彼時,清吟眼睛里閃過亮亮的光芒。

  清吟忽然把周睿軒拉到一邊,示意他把頭低下。清吟在周睿軒耳邊問:“軒哥哥,你喜歡我還是姐姐?”周睿軒顯然沒想到她會這么問,不過一會兒他就笑了起來,說:“我把我喜歡的人的名字刻在了那棵樹下,我走以后,你和清舞就去看吧。”

  終于,周睿軒在眾人的催促聲中走了。上車的時候,他回頭看了眼趴在窗邊,眼角還掛著淚水的清舞一眼,淡淡一笑。

  周睿軒終是走了,他消失在那個夏天,那個還沒來得及過完的夏天;他消失在那條泥濘的小路,那條留下了無數歡笑的小路。

  周睿軒走后,沉清吟一個人去了那棵樹下。她看見,樹下刻了三個大字:沉清舞。

  那一年,周睿軒9歲,沉清吟、沉清舞6歲。

  【2】再次相遇,你的眉眼,你的氣息一如當初美好。

  再次遇見周睿軒的時候,是在13年之后。那時候,沉清舞、沉清吟考上了同一所大學,而她們沒想到的是,在這里遇見了讀大四的周睿軒。

  初夏的天氣,總是變換的。前幾天倆姐妹一起出去玩的時候,清舞穿少了點,沒想到天氣突然刮起了風,回來就著涼了。這天,清吟出去給妹妹買藥。

  出來的時候,尚未下雨,清吟就沒有帶傘。沒想到買完藥準備往回走的時候,一場雨就突然下了下來。并不是那種很大的雨,但是滴滴答答著,像是在下霧般,遮住了眼前的世界。而且藥店在校門外,學校很大,寢室又在最里面。奈何,沉清吟只好和一眾沒有帶傘的人等著藥店門口。

  不早不晚,恰巧,和兩位好友出去玩的周睿軒正打傘經過。

  眼光一瞥,忽然就看到了站在藥店門前,拿著藥,看著不停的雨愁眉苦臉的沉清吟。他的心一下子就被顫動了,腳步也不自覺地停了下來。

  雖然,已經和她們分別了十幾年,可是,那人的眉眼中分別是他熟悉的溫柔和嬌俏。那么,她是他愛的那個女孩嗎?大腦不允許他思考這么久,身體已經做出了動作。

  他大步上前,微微揚起嘴角,神情激動,愣愣地望著眼前的女孩兒。

  沉清吟睜大眼睛看著忽然襲過來的身影,他······那種熟悉的.感覺遍布全身,他的眼神分明是熟悉的,他的深情分明是那么真實。畫面僵持著。

  過了好一會兒,周睿軒才顫顫地出聲:“請問,你是沉清吟還是沉清舞?”

  清吟見對方這么問,愈加肯定自己心中的想法。“我是清吟。你是軒哥哥?”她輕輕問。

  周睿軒的表情在聽到名字后微微淡了些,眼神中是一閃而過的失望,緊接著又笑起來:“是啊,清吟。”恍然之后想起現在在下雨,便說:“嗯,清吟是要回寢室去么?一起吧。”

  “嗯,好。謝謝軒哥哥。”他身上還有那種陽光曬過的味道,很好聞。她一下子就笑著鉆到了他的傘下。

  “嘖嘖······周大校草啊,平常也沒看你對哪個女生這么關心呢,還不給兄弟幾個介紹介紹?”在一旁的好友陳遇白壞壞笑著調侃道。

  在傘下的沉清吟微微紅了臉,周睿軒向他投去一個“你不逗我會死啊”的表情,說:“怎么說話呢。清吟是我小時候的鄰居,你們別瞎猜了啊。”

  “哎呦,原來是青梅竹馬啊。小學妹,告訴你啊。你的‘軒哥哥’在學校可是校草呢,沒見過他對哪個女生這么好的,你看他現在對你這么好······”另一位好友藍少懷也忍不住說了出來,說道一般接收到周睿軒銳利的眼光,立即噓了聲。

  四人往校內走去,周睿軒無意偏頭看到了沉清吟手上的藥,關心地問道:“你感冒了嗎?”

  “沒有,是清舞感冒了。我出來給她買藥的,沒想到就下雨了。”清吟抿了抿唇。

  聽到熟悉的名字,周睿軒心里有了疼痛感。眉頭微微蹙起。沉清吟察覺了他的變化,卻不好開口去說什么。

  一會兒就到了女生宿舍樓前。

  “軒哥哥,謝謝你了,那我進去了。”沉清吟說著跨進了大門。

  “誒,等一下。”好像想起了什么,周睿軒伸手拉住了沉清吟。頓時又覺得有些尷尬,很快就放開了。微笑著拿出隨身的小本子和筆,寫下電話號碼。這是他的習慣。

  “有事給我打電話。嗯,還好,替我跟清舞問聲好”她頷首。

  “好了,學妹啊,我們就先走了啊。小心你的‘軒哥哥’被人家的目光······”陳遇白故意只說一半,示意她看樓上。

  這不看不要緊,一看這樓上的女生都站在走廊里,對著周睿軒兩眼放光。面對一群花癡,沉清吟只好尷尬地笑了笑,走進女生宿舍。

  【3】參差錯落里,她失去了妹妹,他失去了愛人。

  寢室里。

  “清舞,我回來了。來,把藥吃了,再好好睡一覺。”清吟端來一杯水遞給妹妹。

  “嗯。姐,剛剛外面什么事啊,我聽見吵鬧聲。對了,剛剛下雨,你又沒帶傘,有沒有淋濕啊?”清舞臉上還有些蒼白。

  “呵呵。清舞,我沒事。不過我這兒有個好消息,跟剛剛吵鬧有關。你猜我今天回來遇到誰了?”想起那張熟悉又帥氣的臉,沉清吟臉上忍不住的笑意化開。

  “姐,什么事這么開心啊?你快說你快說,我猜不出來。”看到姐姐這么高興,清舞也忍不出笑了起來。

  沉清吟故意靠近沉清舞耳邊,好似不想讓人知道這個秘密般,小聲說:“我剛剛遇到軒哥哥了,就是那個小時候離開的軒哥哥。他送我回來的。”

  姐遇到軒哥哥了?那他,有沒有告訴姐,他小時候喜歡她呢?

  “那,他和你說什么了嗎?”清舞怔怔地問道。

  “嗯。他知道你生病了,很擔心你呢。托我問候你。”清吟看著清舞的表情,也沒有想別的,全當她只是突然聽到消息很驚喜。

  “好了,你好好休息吧。他給了留了電話,等你病好了我們約他出來聚聚。”

  十天后。

  沉清吟的電話還沒打過去,周睿軒的倒打了過來,約她們在海豚公園見面。

數據統計中,請稍等!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黑龙江快乐十分玩法和投注技巧 排列三走势 成都麻将免费下载 江西体彩多乐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有江西快三的台子 怎样才能打好麻将 斗地主棋牌游戏赢现金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 江西十一选五全天精准计划 电脑单机捕鱼达人2下载 闲来广东麻将手机安 … 成都麻将血战到底计算 北京pk拾直播皇家开奖 黑龙江36选7最新开奖结果 广西十一选5网投 平刷王重庆时时彩软件 贵阳捉鸡麻将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