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 - 康瑯閱讀網 !    
當前位置: 首頁 > 經典語句 > 經典語句 >

商丘90后小伙災區堅守6天5夜 不懼危險但求心安

時間:2020-11-07 18:38 點擊:
去震區前,張翔“心里還有點害怕”,但他很快做出了去災區的決定。回商丘已經幾天了,他還沒敢將去災區的事情告知父母。震區隱藏的危險只有去過的人才知道,他不說,是不想讓父母擔心。 在震區,張翔給災民送食物、在路上幫災民推車、清理因滑坡而堵塞的道路、挖

  去震區前,張翔“心里還有點害怕”,但他很快做出了去災區的決定。回商丘已經幾天了,他還沒敢將去災區的事情告知父母。震區隱藏的危險只有去過的人才知道,他不說,是不想讓父母擔心。

  在震區,張翔給災民送食物、在路上幫災民推車、清理因滑坡而堵塞的道路、挖掘遇難人員的遺體、消毒殺菌以及協助災民及時撤離等。他說,自己所經受的和災民失去家園、失去親人相比并不算什么。去震區,自己為災民做了一點事情,也盡到了自己的能力,也安心了。

  進不去災區他急得直掉淚

  央廣網河南分網消息 據商丘網報道:8月2日,張翔在山東泰安。家住商丘市區的他,和朋友在當地辦了一所軍事培訓學校。學校成立有一個救援隊,全名是山東泰安特戰救援隊。曾參加過汶川地震救援的秦一杰擔任隊長。

  當日,張翔和救援隊的隊友對學員們進行培訓。晚上,秦一杰讓學員們觀看電影《驚天動地》。這部講述的有關汶川地震救援的電影,讓人流淚。

  “誰也沒有想到頭天剛看過有關地震救援的電影,地震這么快就來了。”8月3日晚上10點左右,秦一杰說“云南魯甸地震了”,張翔心里一顫。

  “有人愿意去沒有?可能會有生命危險。”秦一杰面色嚴肅。

  聽到這句話最初的反應,張翔是“心里有點害怕”。但他和另外6名隊友還是決定報名。隨后,張翔向商丘的朋友借了一輛商務車。

  8月4日下午4點,張翔和9名隊友從商丘開車上高速,直奔云南。

  從商丘到魯甸,1800多公里。為節省時間,張翔和隊友每走300公里左右才進一次服務區,“就是上廁所每次也不超過5分鐘”。

  “吃壓縮餅干,喝礦泉水,都是在車上吃。”8月6日,張翔和隊友終于抵達魯甸縣城。

  張翔和隊友被臨時安置到魯甸縣城的一所幼兒園。中午,張翔正端著一碗米飯吃,幼兒園一個老師走到他跟前。

  “昨天有一位武警戰士在救援的時候犧牲了,你們是冒著生命危險在幫我們,謝謝你們!”這位幼兒園老師眼圈紅紅地說。

  張翔知道幼兒園老師所說的犧牲的武警戰士就是謝樵,“心里很難受”。

  吃過午飯,張翔所在的救援隊接到了到當地受災比較嚴重的光明村送救援物資的任務。與此同時,隊長秦一杰也收到兩條消息——新民村一位80多歲的老人受傷急需救援;西撒拉村的村民斷糧3天了。

  出發前,秦一杰決定將隊員分成兩批,其中一批由張翔帶隊,去新民村和西撒拉村。

  魯甸地震發生后,全國各地的志愿者紛紛前往。為了保證救災有序進行,武警官兵和當地交警部門禁止沒有通行證的車輛進入災區。

  “我們的車被攔下后,我就直接給執勤的武警官兵說了新民村和西撒拉村的情況。”張翔說,盡管武警官兵聽說兩個村的情況后也為之動容,但因為有紀律,他沒能通過進入通往這兩個村的道路,“我急得直掉淚,武警官兵的眼里也含著淚,但是我也理解”。

  救援時危險隨時會降臨

  張翔和隊友只好前往光明村,和另一批隊友會合。

  一進村,張翔就看到一片廢墟,武警官兵、一些先前趕到的救援隊員以及壹基金工作人員都在進行著緊張有序的救援。

  張翔所在的救援隊將所載的方便面、純凈水等救援物資及時送到災民手中,“沿途碰到災民,我們也會把身上帶的食物送給他們”。

  從光明村返回魯甸縣城時天已經黑了。下山的路上張翔和隊友發現一輛拋錨的大貨車剛好停在山路的“胳膊肘彎”處,盡管有一定的間隙,但很多車難以通行,“開著的話,拐不過去”。

  沒有辦法,張翔和隊友將救援隊的車連推帶拉弄了過去,“前面幾個人用繩子拉,后面幾個人用手推”。

  救援隊的車輛通過后,張翔和隊友又發現還有一些災民的車無法通行。最終,他們花了兩個多小時的時間將災民的車輛又一一推拉過去。

  8月7日上午,張翔所在的救援隊接到進駐當地的下大灣村的新任務,摸排受災的具體情況。

  摸排中,張翔和隊友發現一處山體滑坡堵住了前方的路。

  “其實被堵的路段也就是四五米長,清理起來卻十分麻煩。”張翔和隊友隨即下車拿出隨身攜帶的鐵鍬、鎬和撬杠,清理路面的砂石。

  清理山體滑坡下來的砂石是很危險的事情,每動一塊砂石都有可能引起連鎖反應,“山上的石頭可能隨時會滾落下來,很危險”。

  張翔和隊友一邊用力清理砂石,一邊緊盯山上的動靜,兩名當觀察員的隊友哨子一直放在嘴邊,“一看到山上有石塊滾落造成的揚塵,他們一吹哨,我們就趕快跑開”。

  “當時也不知道累了,就想著趕快打通道路,但是還要隨時提防來自山上的危險。”經過兩個多小時的努力,堵塞的道路終于被張翔和隊友打通了,“我們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浸濕了”。

  救援返回途中被熱得中暑

  8月7日下午,張翔和隊友趕往同樣受災的大瓶子村。

  進村的路上,不斷有石頭從山上滾落,到大瓶子村后張翔和隊友驚出了一身冷汗。

  大瓶子村位于兩座山之間,其中村子上方的一大塊山體已經開裂,“裂縫很明顯,要是遇到余震,山體脫落的話,將會給整個村子帶來滅頂之災”。

  而就在這種情況下,村民一直居住在村子里。張翔和隊友當即將這些情況反映到當地政府,在當地政府組織下,村民及時搬離了村子。

  8月8日上午,張翔和隊友前往另一個村子——王家坡村。

  這個在當地還算富裕的村子,已經成了廢墟。

  地震中,這個村子有28名村民被掩埋。張翔和隊友趕到時,還有8名被掩埋的遇難者遺體沒有被挖出來,其中一家村民的3個孩子就埋在自家房屋的廢墟下。

  在張翔和隊友決定幫這家村民挖3個孩子的遺體時,孩子的家長情緒有點激動——因為已經有兩撥人挖過,但均無功而返。

  張翔和隊友忍著悲痛,暗下決定“一定要把3個孩子挖出來”。

  挖3個孩子遺體的時候,張翔和隊友又遇到了山體隨時滑坡的危險。他和隊友兩人一組,每人挖兩分鐘,另外的隊員當觀察員。

  “正在挖的時候,山體突然滑坡了,我往其他地方跑,身上被樹扎了很多血印子。”石頭滾落之后,張翔和隊友又挖了半個小時,第一個孩子的遺體終于被挖了出來。

  由于天氣炎熱,遺體已經腐爛,張翔戴著口罩,但還是被熏得嘔吐了。又繼續挖了將近一個小時,另外兩個孩子的遺體也被挖了出來。

  身邊不期而遇的危險沒有讓張翔和隊友退縮,但3個孩子的遺體被挖出來后,他們難掩悲傷之情。

  酷熱、勞累、高海拔

  8月8日下午,從王家坡村返回駐地的山路上,張翔和另外3名隊友出現了中暑癥狀。

  “我眼前突然一黑,啥都看不到。”身高1.80米,精壯的張翔意識到自己中暑了,“休息大概半個小時候,癥狀才有所緩解”。

  “我今天可能上不去了。”張翔對攙扶他的隊友說。“你放心!你啥時候上去,我們啥時候上去,不會丟下你!”隊友們這樣回答。

  張翔二話沒說,連扇了自己幾個耳光,“我想通過疼痛,讓自己精神精神”。

  在隊友的攙扶下,幾個小時后,張翔和中暑的隊友總算回到了駐地。

  參加救援他“但求心安”

  8月9日,張翔和另外幾名隊友留在下灣村的駐地。雖然中暑癥狀剛好些,他還是和隊友主動承擔起了為下灣村以及上灣村進行消毒殺菌的工作。

  “我背著消毒桶,跑了兩個村子,角角落落都噴了一遍藥。”有些災民看張翔比較辛苦,就提出讓他在村里吃飯,但都被他婉拒了,“我們救援隊有紀律,絕對不許白吃白喝災民的食物,也不能打擾災民,吃喝都是自備”。

  在為兩個村噴灑消毒藥水的時候,張翔還詢問村民有什么需要。

  “村民都很樸實,我問他們還有啥需要,他們說吃的喝的都有,啥都不缺了。”張翔說。

  8月10日,張翔和隊友從駐地撤離之前,幾個人想買村民自家種的花椒和辣椒。

  “一包我們給他五六十塊錢,他們說啥都不多要。”張翔說,當他和隊友準備高價購買花椒和辣椒時,村民們都說,“我知道你們的意思,你們已經幫過我們了,我們感謝還來不及,咋還能多收你們的錢?”

  8月10日晚,在震區6天5夜,救援隊的任務完成后,除秦一杰之外,張翔和其他隊友開始返回。

  8月11日早上,張翔趕到商丘的家中。洗過澡,倒頭便睡。

  睡前,張翔還在想一名隊友說的話:“不管做什么事,盡自己的能力就好,但求心安。”


數據統計中,請稍等!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黑龙江快乐十分玩法和投注技巧